編者按:
  昨天是母親節,朋友圈裡傳遞的鮮花、禮物、溫暖的親情感染了我。
  與此同時,在一個名叫“失獨者”之家的QQ群里,那些已經不在人世的鮮艷影像和屏幕背後淚眼婆娑的失獨母親們,把現實撕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二十幾年來,這些“只生一個好”卻遭遇中老年喪子的母親們陸續失去了他們幾乎是唯一的依靠。這些曾享受政策紅利帶來的幸福的家庭,在巨大的現實落差面前,開始失去信念。
  謝麗是我們的採訪對象。她是這個灰暗群體中為數不多的“樂觀派”,她給自己下了一個賭註,要在50歲以後,生下這個家庭的第二個孩子,這當然是個艱難的賭註。
  但這也是這個家族最後的希望。
  從2014年母親節開始,齊魯網聯合山東廣播電視臺齊魯頻道、山東商報開展“關註失獨母親”系列報道。希望發動全社會的力量,給這些母親明亮的希望。

  5月11日,母親節,謝麗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兒子的房間里,看著兒子的照片。(攝影/於鵬)

  小學、初中、高中,帥氣可愛的兒子成了謝麗所有的想念。(攝影/於鵬)

  說著說著兒子小時候的事情,謝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流下淚來。(攝影/於鵬)
  齊魯網濟南5月11日訊(記者 張帥 於鵬)兒子離世的第496天是母親節,49歲的謝麗在兒子房間靜靜的坐了一天。
  她一個人獃在兒子生前的房間里,默默地看著自己早逝的兒子的照片。照片中的兒子英俊帥氣,似乎從未離開。
  兒子的去世帶走了自己所有的想念,而如今,謝麗渴望自己能夠戰勝命運的不公,渴望自己重新能夠成為母親。
  母親節:496天的想念
  距離兒子高上離開這個世界已經整整過去了496天,說起自己英年早逝的兒子,謝麗會滔滔不絕的從兒子的小時候開始回憶,似乎是否有人傾聽並不重要,自己要的只是沉浸在過往的甜蜜回憶中。
  “說起兒子來,這些話題她說一天也說不完”,丈夫似乎不願意聽妻子過多的說起兒子的好,不時的打斷她。
  今天是母親節,對謝麗來說,這是一個不屬於自己,自己也不願意去想的日子。2012年的9月9日,謝麗剛剛20歲的兒子因為一種罕見的腫瘤疾病永遠的離開了自己的母親。
  謝麗失去了自己賴以驕傲的兒子,也失去了自己一個幸福母親的角色。
  命運:一個蓋子扣下來 根本走不出
  “就像一個蓋子一樣突然籠罩下來,讓你再也走不出去(陰影)”,丈夫高印濤這樣形容兒子的離去對於夫妻二人的打擊。因為兒子住院時的過度勞累和去世後的傷心,謝麗患上了甲亢和心臟方面的疾病,直到現在還需要每天吃藥進行治療。
  謝麗的家是一棟剛剛裝修完不久的房子,“這是孩子生病以後在親戚的資助下裝修的”,謝麗告訴記者,這裡原本打算作為兒子的婚房,當兒子生病以後丈夫卻堅持把房子裝修一新讓孩子在這裡養病。
  當時的謝麗並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正在以倒數計時的方式離開自己。唯一知道真相的丈夫選擇了隱瞞兒子得了絕症的實情,希望能夠換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用來給孩子調養身體,而裝修也是由親戚資助的。
  丈夫用中醫為孩子控制病情的方法一度非常奏效,“2012年的春節前夕,兒子還自己出門理髮買了衣服”,但這也是兒子的最後一個春節。除夕夜晚上,兒子從爺爺奶奶家回來不久後,病情突然惡化。
  在經過9個月的治療後,兒子在一個周日的早上離開了這個世界。
  “一年一個月零一天”,夫妻二人記得兒子生病到去世的每一天。
  渴望:只有新的生命 可以帶來生活希望
  兒子去世以後,謝麗幾乎從不出門。“不知道一天一天是怎樣度過的”,與其他失獨者一樣,謝麗也懼怕一切常人看似正常的社交活動,不願意麵對任何能讓自己想起兒子的事情。
  “有時候也想要突破自己,讓自己走出來”,謝麗和丈夫曾經嘗試,嚮往常一樣走向街坊鄰居,逗一逗鄰居家可愛的孩子,“但是真的控制不住,一要走到跟前眼淚就打轉,只能趕緊躲到一邊去”。
  在前幾天得知有失獨者的QQ群之後,倔強的謝麗讓丈夫教會了自己上網,自己開始在群里尋找同命人取暖,但是很快她發現很多時候這並沒有正面的效果。
  “QQ群里大多數時候氣氛太壓抑了,很多失獨者有時候會把自己孩子生前帥氣漂亮的照片發出來,大家看了一片傷感”。
  謝麗知道,只有重新擁有自己的孩子才能讓自己的命運帶來轉機。
  但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自己和丈夫已經年近50,拋開身體上的原因不講,單是一筆經濟賬就讓夫妻兩個有些吃不消。
  “為了給孩子治病,家裡已經有十幾萬的外債要還”,除了這些,生育一個孩子越來越高昂的經濟成本也讓兩人輾轉糾結。
  “如果要生孩子,就要對他負責”,夫妻兩個現在只能依靠丈夫的工資生活,現在的情況下再重新生育一個孩子的困難可想而知。
  “我現在還擔心,萬一將來孩子十幾歲的時候我們老兩口沒了,孩子可怎麼辦呢”,也許是被命運捉弄的有些怕了,謝麗不由得擔心起這些尚未發生的將來。
  “我們剛剛申請了濟南的失獨家庭補助,現在還沒有批准,到時候再要一個孩子,這部分錢又沒了”,生活的成本增加,收入卻反而會減少,夫妻二人陷入了沉默。
  “我多生了孩子,你罰款,我孩子沒了呢,這個對等去哪裡找呢?”謝麗和高印濤想不明白。
  謝麗渴望能夠在自己尚存一絲希望的時候能夠擁有再次成為母親的機會,然而她知道,這將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場賭局。
  後記:
  從即日起,齊魯公益聯盟的三家媒體:齊魯網、齊魯電視臺、山東商報,將共同推出關註“失獨家庭”的系列報道。如果您也是一個失獨家庭,願意敞開心扉跟我們說說你們的故事,可以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齊魯網新聞熱線:0531-81695000;山東廣播電視臺齊魯頻道新聞熱線:0531-88881234;山東商報讀者熱線:0531-88197600提供新聞線索。
  讓我們一起尋找破解失獨家庭“老無所依”的社會方式,探求失獨家庭的未來之路!  (原標題:濟南失獨家庭的母親節:失獨群體太壓抑49歲希望再生育)
創作者介紹

BEAUTE de KOSE

se61seva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